ENSIT觀點:再話「共享經濟」

ENSIT觀點:再話「共享經濟」

2017/01/05
/ / /

 

文/王敬智、吳柏澍

        顧立楷,台灣土生土長,大學時期到美國求學並且留在當地工作,他在人生壯年時決定海歸回台,他誓言要讓台灣成為更國際化、更開放的科技島。他從科技創新的矽谷,帶回台灣的是共享經濟的龍頭業者——Uber。在創業風起雲湧的矽谷,選擇台灣當成亞洲第二個版圖,顧立楷台灣Uber總經理肩上的負擔並不輕,才營運沒多久,就遇上計程車業者的巨大反彈……。

Uber臺灣宇博總經理-顧立楷先生

Uber臺灣宇博總經理-顧立楷先生

        蔡玉玲,行政院政務委員(前任),政務委員上有行政院長下有各部會首長,她的職責是統籌各部會,進行「虛擬世界法規調適」。當初,正是因為蔡玉玲律師熟悉科技法律領域,而科技島台灣再創新的領域需要許許多多的法規修正,延攬蔡玉玲成為專職科技法規的科技政委。蔡玉玲上任後,透過「vTaiwan」平台,廣納各界意見在平台上交鋒,其中人氣最高的議題就是:打著共享經濟旗幟的Uber「合法」嗎?

前政務委員-蔡玉玲-律師-推動虛擬法規調適

前政務委員-蔡玉玲-律師-推動虛擬法規調適

        陳炳輝,身材瘦高的台大電機系教授,很難想像溫文儒雅的教授也上戰場,加入共享經濟的戰局?陳炳輝做的共享經濟,比起Uber重視共享「經濟」,更著重「共享」的面向。想一想,台灣的大學研究機構,每年花費上百萬購置機台,卻因為資源分配不平均導致部分機構無機台可用,其他機構的機台空置的情況。如果你的研究室,也遇到這樣的問題,快上airTMD 網站,共享實驗室的設備!

陳炳煇教授-共享設備平台airTMD創始人

陳炳煇教授-共享設備平台airTMD創始人

        近幾年,共享經濟(shared economy)不僅是媒體報導和討論的焦點,其具體實踐也實實在在地影響到一般人的日常生活。從提供私家車接送服務的Uber到讓屋主可以出租空房給房客的Airbnb,這些打著共享經濟旗號的新創公司,正積極地想把閒置資源調動並投入市場,就像經濟學人雜誌(Economist)對共享經濟的評論,「在網路上,每一樣東西都可以出租」(On the internet, everything is for hire)。

李開復先生對共享經濟的定義

李開復先生對共享經濟的定義

       相較於傳統經濟模式,共享經濟至少有三項特點:第一,導入網際網路及行動科技,這使得一些原本的閒置資源能夠以二者作為平台,成為市場上可供選擇的商品或服務;第二,所有權與使用權脫勾,使得傳統經濟中的「所有權=使用權」不再居於絕對主導的地位,透過共享經濟的平台,使用不必再以所有為前提。第三,生產者與消費者的界線開始模糊,由於共享經濟主張的是將自己用不到的資源,透過網路平台租用或分享給其他需要的人,而提供者則可從中賺取租金,這使得人人都成了兼具生產與消費的消費生產者(prosumer)。由於具備種種革命性意義的特性,共享經濟因而被傑瑞米.里夫金(Jeremy Rifkin)稱之為:繼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之後第一個得以生根的經濟典範,未來將會顛覆現行所有的市場規則和商業模式。

      但另一方面,也因為革命性與顛覆性如此之大,所以共享經濟的發展也面臨了許多現實阻力與詰難。其所面對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它的運作逸出了現行法規的管轄之外,最明顯的案例就是Uber以及Airbnb。目前兩家企業在台灣都處於非法的灰色地帶,因其提供的是與計程車和旅館業實質上相同的服務,但服務提供者卻是分散化且未經過認證的個人,無論是Uber 或 Airbnb 都沒有政府核發的執照(計程車、旅館業執照),所以當使用者在消費過程中發生糾紛時,責任歸屬將是一大問題。原本的法律無法適用之,導致一旦買賣雙方出現問題或爭議時,風險將由這些服務個人提供者和消費者承擔,而Uber和Airbnb卻可以「僅提供買賣雙方平台而非實質服務」之名來推卸責任。

Uber在全世界的法律爭議

Uber在全世界的法律爭議

        第二個問題也與現行法律無法監管相關,也就是公共責任的缺失。以Airbnb為例,如果一個社區裡有人將家裡的閒置房間提供出來短租,其所出租並不只是自己有產權的房子而已,也包括隸屬於社區全體居民的公共設施,再加上讓陌生人進住社區所帶來的不確定因素和風險是由全體居民來承擔,這些都涉及私人或企業利益對公共權益的侵犯。

      第三個問題則是更為核心的質疑,即奕即共享經濟所產出的果實真的有「共享」嗎?是不是這些公司只是打著「共享」道德大旗,進而收割了大部分的「經濟」果實?那些實際服務提供者雖然也分得了部分收益,同時卻承擔了勞動關係沒有保障的風險。這些以共用經濟為名的企業都有一種「平臺邏輯」,也就是說自己提供的只是「平臺」,在平臺上提供服務的勞動者並不是企業的雇員,所以彼此間並沒有勞動雇傭關係。但這在外界看來,只是一種企業轉移風險的手段,將收入不穩定、資本投入、潛在的犯罪、突發事件的風險都轉嫁到了個體勞動者身上。對於分享經濟的質疑者來說,Uber和Airbnb這類的企業只是打著「通過提高資源利用率而創造共用的社會效益」的口號來賺錢,但實際上卻是逃避法律監管、不負擔社會責任且無視勞動者權益。

      在分享經濟的發展勢不可免卻又爭議不斷的情況下,實有必要對其作一分析探討。從現實中存在的多元實踐看來,分享經濟應該是一個光譜型的概念,其兩個端點分別為「分享」(強調閒置資源的效益共享)與「經濟」(強調閒置資源的有效利用以及經濟產出)。除了Uber和Airbnb這類偏向「經濟」層面的共享經濟企業外,其實亦存在著強調「共享」層面的共享經濟實踐,其目的更為接近社會創新和社會企業的理念,因此也具備探討的價值。

 

共享經濟的階段

共享經濟的階段

        例如台北市大安區的「古風小白屋」,以「工具分享、免費維修、加倍奉還」的理念,向社區居民提倡分享家裡不常用的工具,並邀請修理達人來此免費進行維修教學,再鼓勵居民善用這些技能回饋鄰里,並藉此交流情感。還有由台大學生創辦的「Carpo共乘媒合平台」,以推出手機APP和網頁作為線上媒合平台,讓車上有空位的駕駛及要找順風車的乘客能找到彼此,雙方不僅省了錢還做了環保,更有機會認識新朋友。以「分享」為目的的共享經濟,雖然其經濟產出不如以「經濟」為目的的共享經濟,但卻有助於創造以及凝聚社群感,在某種程度上更符合共享經濟的規範性價值。

       本期ENSIT通訊,將對共享經濟不同類型的不同案例作一初步的探討分析。而由於目前關於Uber和Airbnb在國內是否能夠合法化的爭論正鬧的沸沸揚揚,因此本刊將採訪前任政務委員蔡玉玲,從她直接代表政府與Uber和Airbnb交手的經驗出發,談談共享經濟未來的發展以及我們的調適策略。

 

About Author

About ENSIT

ENSIT 社會創新人才培育網(Empowerment Network for Social Innovation Talents)是教育部「智慧生活創新創業特色大學計畫」辦公室所建立的平臺,提供學生、學校、業師、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等多方交流、學習、諮商、教育訓練、成果發表的整合多元服務,活絡地方創新系統與產業連結。結合跨界專業、育成資源、產官學網絡的主題系統性課程模組,培育掌握地方動態與社會需求的創新創業人才。發掘在地社會創新創業「行動社群」及其網絡形式,探討代表性個案的發展經驗,嘗試融入人才培育機制中,增進地方創新創業的機會與成效。

Pos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