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醫療先行者 -洪德仁醫師專訪

社區醫療先行者 -洪德仁醫師專訪

2017-03-30
/ / /

 

文/蘇祐磊

 

  晚上九點,洪德仁醫師看完診所最後一位病人,馬不停蹄地直接前往病人家中了解病情。在癌末安寧病人家中,自然流露的溫柔眼神與語調,平撫了家屬的不安。像是洪醫師這般視病如親的醫師,在北投不只洪醫師一人,有一群像是洪醫師一樣的社區諮師。洪醫師以行動力與理性策略建立「北投社區醫療群」,建立以社區為主體的醫療群模式。

 

基層醫療群要以社區為主體

  社區醫療群,是為照顧在地居民,由社區基層診所串連而成的組織,不僅是診所與醫院互相交換資訊、合作控制危機的重要媒介,平日更擔負社區整體醫療與照顧服務的重要任務。其中,於1990年成立於北投的社區醫療群,不僅早在政府推動以前便已成熟地運作,其以社區為主體的模式,至今在台灣仍獨樹一幟。

 

 

  「全台400多個醫療群,只有這裡是真正以瞭解民眾需求的社區醫師為主體,我們的創新跟差異就在這點。」洪醫師表示,其實政府也注重以社區為基礎的服務,包括長照2.0也是如此規劃。然而,社區醫療群推動至今將近14年,大多仍僅止於達成績效指標,極少發揮實際效果。

  目前參與衛福部計畫的社區醫療群,可略分為三種模式,九成以上由醫院主導,基層醫師多是配合醫院衛教活動,實際功能不彰;另一種是由醫療管理顧問公司提供諮詢專線服務,由醫療群醫師參與合作,但理應是服務對象的民眾,在未來卻可能成為商業行銷的目標。

  僅有不到1%的醫療群,也就是幾乎只有在北投,能夠以社區為主體,由瞭解在地民眾需求的基層醫療體系(primary care)組成社區醫療群,儘可能為在地居民提供從前端的健康醫療評估、保健、醫療,到最後的安寧照護等完整服務。

 

公益必須建立在私益之上

  社區醫療群本應以在地為主體以及服務對象,但為何在別處難以複製北投模式?洪醫師認為,開業醫師多習慣獨立作業,不想受到太多拘束。過往威權體制至今也仍影響醫師,不願積極參與公共事務,再加上文人相輕,種種原因讓診所醫師彼此不易合作。為什麼在北投能夠建立社區醫療群呢?北投醫療群能成功串連地區醫師,主事者態度與執行策略功不可沒。

  洪醫師建立社區醫師群之前,便深知醫師慣習,因此一開始不預設目標,單純邀請北投10多位醫生,組成「厝邊好醫師聯誼會」,每月聚會一次。彼此熟稔建立關係之後,再提出社區醫療的合作構想,便容易取得大家認同。

  在合作的過程,洪醫師從不說要大家犧牲奉獻,甚至「痛恨這種道德論述」。反之,洪醫師建立完善、互惠的水平與垂直轉診機制,讓不同科別的社區診所加入醫療群,並吸引振興、台北榮總等醫院從旁協助,形成一個聯合醫療平台。病人不需額外花費,便能藉由各科診所與各級醫療單位的合作,得到更完善、專業的照顧。

  從理性互惠所建立的合作機制,讓基層診所以及醫院都能藉由互相轉介增加收益,讓社區醫療群成為可持續運作的模式。經過多次合作後,社區醫師與醫院也從單純理性合作,更多了對彼此的信賴,無形中活化、凝聚了對社區極為重要的社區醫療力量。

 

 

  訪談將結束時,洪醫師接起手機:「阿長(護理長),我有個在宅安寧病人,怕家屬等到身體僵化才通知醫師,拔除引流膽管會留下傷口,所以想請教你大體怎麼處理。」醫師掛上電話後說「早上我在臉書貼這個需求,某醫院馬上就請人跟我聯絡。」一直以現實層面向我們說明醫療群的洪醫師,突然感性道「這個世界比我們想像的更溫暖。」

 

註1:2003年SARS疫情爆發,蜂擁求診的病患讓醫院難以負荷,患者及家屬求助無門,基層診所卻幾無能力處理。因此中央健保局(現為衛福部全民健康保險會)以「全民健康保險家庭醫師整合性照護計畫」,推動各地成立社區醫療群,盼能厚實在地醫療組織能量。

註2:北投社區醫療群推動三種轉診,除了從診所向上轉診至醫院,還有病情好轉穩定後,從醫院向下回到社區診所持續追蹤治療。另外,不同科別診所也可水平互相轉診。向下與水平轉診模式,對病患照護與醫療資源善用都相當重要,但至今仍未普及。

About Author

About ENSIT

ENSIT 社會創新人才培育網(Empowerment Network for Social Innovation Talents)是教育部「智慧生活創新創業特色大學計畫」辦公室所建立的平臺,提供學生、學校、業師、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等多方交流、學習、諮商、教育訓練、成果發表的整合多元服務,活絡地方創新系統與產業連結。結合跨界專業、育成資源、產官學網絡的主題系統性課程模組,培育掌握地方動態與社會需求的創新創業人才。發掘在地社會創新創業「行動社群」及其網絡形式,探討代表性個案的發展經驗,嘗試融入人才培育機制中,增進地方創新創業的機會與成效。

Pos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