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歐媽媽育兒團 為什麼我家的後門變成正門?

北歐媽媽育兒團 為什麼我家的後門變成正門?

2017/04/18
/ / /

 

文/吳柏澍

 

「下班後,我去買菜,我先生去幼兒園接小孩。回到家後,我們煮晚餐、洗碗後哄小孩上床睡覺。我們沒有時間留給彼此,忙完就筋疲力竭了。一定有個更好的生活方式。」

                                                                                                                                         ——1960年代,署名為一位丹麥的在職母親(working mother)

 

北歐媽媽育兒團 吹起合作住屋風潮

  共居生活最早從北歐丹麥開始,一群父母構思著全新的生活方式,他們不想要每天下班拖著疲憊的身軀從幼兒園(daycare)接回小孩後,面對空蕩的冰箱,還有寂寥的相處時間。他們最著名的口號,就是「孩子應該有上百名父母」,他們合作著建立自己的家園,分享彼此的生活,北歐爸媽育兒團誕生了,最早的共居生活,就從共同住屋(co-housing)開始。共同住屋,又被稱為合作住屋,合作者們一起買下一塊地,透過雙手一磚一瓦的蓋起自己心目中的房子。通常,合作住屋不只是一棟房子,而是一間一間相連的房子,最重要的是建造一間「共享屋」(common house)。每個房子都屬於一個小家庭,但是除了睡覺以外,大部分在「家」的時間,都是在共享屋與其他的鄰居一起度過,在這裡,小孩子不怕沒有玩伴,一個小孩有好多個哥哥姊姊,一位青少年也有好多個弟弟妹妹。每一天,都有兩位成年人輪值煮食共享餐,其他人下班後到共享屋,就有香味四溢的晚餐。共居生活成為一種更好的生活方式的選項,這起從北歐吹起興建合作住屋風潮被稱為合作住屋運動(co-op hosing movement)。

 

不用重新蓋房子,常見的透天厝,也能用後院改造成共居住宅。

 

丹麥蘇德姆 「孩子應該有上百名父母」

  最著名的合作住屋運動,是Sættedammen(音譯:蘇德姆)。Sættedammen位在丹麥首都哥本哈根的北方、第三大城希勒勒(Hillerød)的郊區,是丹麥最早的共同住宅計畫。一群共同住屋運動者,不滿當時丹麥販售的標準住宅,於是他們為自己建造「共同居住」的理念社區Sættedammen,從建築藍圖開始規劃屬於共居者房舍,拒絕冰冷制式的城市單元,設計適合城市聚落(villiges)的共同住房。Sættedammen最著名的口號,就是住屋運動領袖 Bodil Graae所說的「孩子應該有上百名父母」。育兒團的空間形式,五十幾個家庭各自擁有的小臥房是最低限度的私人空間,在臥房外的廚房、餐廳、交誼廳都是開放的公共空間,屬於Sættedammen共同住宅理念社區的分享空間。

 

丹麥人:我們要的是「家」 不是三房兩廳

  合作住屋運動營造的「家」,很類似臺灣習慣聽到的「社區營造」,不過,不只是鄰人反而更像是一家人。合作住屋運動的特色是一起動手按照實際需求設計房子,相比於建設公司興建的標準設計——三房兩廳的標準格局,他們從空間上反對「爸爸賺錢、媽媽持家照顧 2-3名小孩」的男主外女主內的核心家庭形式。然而,當 67%的家庭是單親家庭、25%的家庭是雙薪家庭時,因為丹麥產業型態轉型為服務業使得家庭生活形態轉變,出現全新家庭類型,包含雙薪家庭、單親家庭、少子化、高齡化,都讓標準設計的房屋變得不再符合實際的生活型態。丹麥人重新思考想要的生活,於是大喊:「bofællesskaber !」,翻譯成英文是 living community,後來成為我們所熟悉的co-living,也就是共居生活。順著丹麥人的思路,bofællesskaber 更接近「兒童的家」、「童年的家」,要解決無法陪伴家庭的困境,丹麥人想到的不是請褓母、聘看護,而是想到家庭旁邊的鄰居,如果也變成一家人的話,那就是一個更大的家庭(extended family),真正的家庭。

 

沒有刻意安排的禮拜天下午,居民就烤起了肉來。

 

為什麼我家的後門變成了正門?

  如果你以為合作住屋運動,是一群人一起蓋房子,沒有地怎麼蓋新房子呢?合作住屋運動不只是蓋新的建築,合作住屋運動更是一種鄰里價值的體現,沿用舊房子的合作住屋運動案例是 Jerngarden。Jerngarden與近年來在英國、東亞的共居運動很相像,它並沒有重新建造房屋。Jerngarden可以拆解成Jern(空置的)+Garden(園),是房屋與房屋之間的空隙。簡單的說,就是臺灣常見的透天厝後面的防火巷。通常,防火巷都是用來停放機車,或是堆放雜物的地方。然而,Jerngarden居民的防火巷,不再只是堆放雜物的防火巷,反而成為發起合作住屋運動的基礎,Jerngarden的居民並不想購入一塊地,重新蓋新房子,他們說,如果房屋後院能變成分享的花園,小孩能在這裡遊玩,就不用怕在馬路上被車子撞到了,於是他們就地改造鄰里空間,將防火巷改成屬於四周居民的小花園,並且買下其中一間房屋當成是共享屋。用現成的房屋,加入鄰里的價值,塑造各有特色的共居生活。後來,Jerngarden的居民甚至不從大街上的「正門」進出房子,反而都從共享屋的門進出,穿越Jerngarden小花園到自己的家,原本的正門反而變成了「後門」。

 

人們把「自家」後院連在一起,變成共享的小公園。

 

從城市單元(grid)到城市聚落(village)

  1960年代,北歐共居生活的空間基礎主要是自力造屋;2000年之後,英國與東亞共居生活的空間基礎則是租屋協進,兩者各有特色。不過,每當談到共居生活時,都會想到60年代北歐的案例。北歐的案例有何特別?諸如因紐特人的長屋、中國傳統的四合院、客家人的土樓,在世界上,各地的鄉庄社會都曾經找到共居的形式。然而到了當代,一般來說的小家庭,購屋的選擇是一個個的標準單位(grid),這種房子漸漸無法因應多變的家庭型態和家庭的需求,而租屋族、單身族,更多的是買不起房的無殼蝸牛族,只能住在從客廳空間隔間出來的套房中。丹麥人勇敢的問自己「我想要的生活是什麼樣子?」60年代吹起的是合作住屋運動,與2000年之後在英國與東亞上直接吹向2000年後的英國、日本、香港與臺灣的租屋協進風潮,他們各有特色,都是對共居生活方式的追求,臺灣的青年拒絕小套房的單調生活,一起合租三房兩廳的核心家庭公寓,重新定義家、再次定義居住空間,將一個個隔間(grid)的城市單元轉換成分享生活的城市聚落(village)。

 

 

About Author

About ENSIT

ENSIT 社會創新人才培育網(Empowerment Network for Social Innovation Talents)是教育部「智慧生活創新創業特色大學計畫」辦公室所建立的平臺,提供學生、學校、業師、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等多方交流、學習、諮商、教育訓練、成果發表的整合多元服務,活絡地方創新系統與產業連結。結合跨界專業、育成資源、產官學網絡的主題系統性課程模組,培育掌握地方動態與社會需求的創新創業人才。發掘在地社會創新創業「行動社群」及其網絡形式,探討代表性個案的發展經驗,嘗試融入人才培育機制中,增進地方創新創業的機會與成效。

Pos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