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牆的實驗:共居生活是加法還是減法?

一道牆的實驗:共居生活是加法還是減法?

2017/04/16
/ / /

文/吳柏澍

 

「回到我們居住的台北,是一個房價所得在全世界數一數二高的城市、一個不婚不生小孩的城市、一個高齡化的城市、一個畢業生起薪停滯了二十年的城市、一個年輕人只能蝸居的城市。面對這樣負擔不起的城市,我們如何回應居住問題?又該如何想像『家』這樣的空間?」

                                         ——臺灣共生住宅的趨勢品牌「玖樓 9 floorspace」

 

什麼時候才要停止煉製「都市仙丹」?

 

  對於很多住在台北的人來說,說到家,就是爬樓梯到頂樓加蓋的小套房。從101旁的象山眺望台北市,五樓公寓的平房都是加蓋的鐵皮小套房。小套房被稱為「都市仙丹」,是青年租屋族北上的築夢小窩,是中老年獨居老人的安棲之所,是買不起房子的無殼蝸牛族唯一的依靠,簡而言之,是台北另類的都市奇蹟。視角切換到住宅空間,打開台北常見的五層公寓大門,三房兩廳一廚房外加小陽台的標準設計,全世界都能看到同樣的影子,在日本稱為3LDK(living room, dining room, kitchen),在丹麥稱為販售房屋,或許換成美國的說法能更精確指出標準設計的目標對象——核心家庭住宅 Nuclear Family Housing。原先是設計給爸爸媽媽與他們一雙孩子的房屋,屬於小家庭共享的房屋,後來漸漸地,客廳被隔起來、餐廳也被隔起來,甚至有時候連廚房都被隔成一間一間的房間。

 

  從什麼時候開始,台北的居住進行式變成了煉製毒害基本生活需求(living)的都市仙丹?我們要怎麼拯救我們的生活?每個人都需要一間房間嗎?還是需要的是一個「家」?近年來,共同居住(co-living)成為東亞城市面對高房價、人口老化以及城市疏離感的解方。究竟,共居生活如何從小套房中拯救生活呢?

 

謙虛旅社的一道牆實驗 向內?還是向外?

 

  我們來到中國人口最稠密的北京,習慣上,人們將三環線以內的北京稱為老北京,三環線以內常見的胡同、大雜院是傳統上的「共居住宅」。人們有各自的房舍,分享著房屋環繞的院落。然而,隨著雜院內老齡化的趨勢,鄰里關係消逝,人們逐漸將私人空間向外擴張,侵占吞食公共院落。不過最近,北京的一個大雜院裡,有一間神奇的「謙虛旅社」,只有四坪半的大小,不但舒服住下三個人,還能透過一堵可移動的牆,讓出一半面積變成公共小空間。謙虛旅社的設計者曹璞說,透過向內、向外移動這道牆,人們發現,其實並不需要那麼多的個人空間,而是需要人與人相處的互動空間。透過移動的牆,向內減去個人空間,就有更多的空間與其他人生活在一起。

 

共居生活 空間利用的減法

 

  當代的共居生活,是一種空間利用的減法。對比於小套房不斷向外擴張的空間加法,共同居住是將個人空間向內縮小的空間減法。習以為常的私人空間與共享空間的明顯區隔在於,每戶家庭都盡可能的擴大私人空間,然而,在共居生活中,家庭將私人空間向內縮減,試著創造出更多的分享空間。共居生活,是空間形式,也是一種社會關係,創造美好生活的社會關係需要適當的空間容器。在臺灣,目前大部分共居住宅的基礎都是核心家庭住宅,而共居住宅對抗小套房的方式,是利用減法拯救空間,還給「家人」們一起吃飯的談笑的空間。這也是為什麼每次說到共同居住,馬上浮現在我們腦海中的是:一群室友在明亮溫暖的客廳,穿著輕鬆的居家服,笑著分享沙拉盤中的食物。說到家,不再是一個個小套房。說到家,是利用空間減法將那一道牆向內推的家,是重新定義居住空間,與他人分享的家。

 

About Author

About ENSIT

ENSIT 社會創新人才培育網(Empowerment Network for Social Innovation Talents)是教育部「智慧生活創新創業特色大學計畫」辦公室所建立的平臺,提供學生、學校、業師、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等多方交流、學習、諮商、教育訓練、成果發表的整合多元服務,活絡地方創新系統與產業連結。結合跨界專業、育成資源、產官學網絡的主題系統性課程模組,培育掌握地方動態與社會需求的創新創業人才。發掘在地社會創新創業「行動社群」及其網絡形式,探討代表性個案的發展經驗,嘗試融入人才培育機制中,增進地方創新創業的機會與成效。

Pos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