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麥」馬聿安:我種小麥,種出一罐啤酒

「十八麥」馬聿安:我種小麥,種出一罐啤酒

2018-01-15
/ / /

 

文/吳柏澍

 

  「是產業 不是產品」:十八麥不是個產品,而是個規格

  到馬聿安大甲的家中採訪他,一進門還沒坐下,馬聿安就從冰箱拿出「小雪」啤酒招待我,「小雪」是著名的台灣精釀二十四節氣啤酒。台灣近年來吹起一股精製啤酒自釀炫風,代表台灣精製啤酒在國際上屢創佳績的啤酒頭公司,出品的二十四節氣啤酒,其中,喝在嘴中味道強烈的「小雪」,用的正是馬聿安的「十八麥」。有趣的是,在產品原料標籤上,十八麥不是個產品,而是被當成是一種規格。

  這個產品標籤,是馬聿安用農作「種出主權」的具體證明。從一開始,馬聿安種的就不是麥子、不是雜糧,打從開始他的合作社種的就是一支啤酒、一杯豆漿。

產品原料|水、麥芽、啤酒花、酵母、十八麥國產小麥

 

種出食物主權 阿拉伯之春起因於食物價格波動  

  馬聿安開始講故事,他說著名的「阿拉伯之春」、「利比亞革命」都是起因於食物自給率低,因為食物的價格波動太嚴重。因此,在做農業創新時,其實他心中想的是「食物主權」,與其說食安、糧食自己率等政治家的包裝修辭,更讓人「有感」的是「掌握嘴中的味道」,他的創新,讓我願意為他發明新的名詞,責任創新。馬聿安說,創新很少談「責任」,例如,2015年Uber在全世界引起的爭議至今還未消去,創新創造了共享經濟英雄,卻讓大眾承擔行車風險。這件事情在農作上—每天吃的食物—更明顯,馬聿安說農產品的綠色創新是「自己自足,不額外製造大眾與環境的負擔」。

 

農作合作社 也是長照2.0的社會創新

  馬聿安是中興農機博士,他的另外一個身份是中都農業生產合作社(簡稱 中都農合)的理事主席,總共有300多個老農參與契作。他說,他們的契作是「參與式契作」。在經營一段時間後他發現,「參加中都農合就是參加契作版的長照2.0」。老人長照2.0的核心價值是健康老化、提升長者的社會價值,具體的做法是「正常化生活」,然而耕作一輩子的老農,讓他們離開農田會讓生活的波動非常大。沒想到,參與中都農合契作,居然一次達成了所有長照的指標。不但有群體支持,也有群體動力。其實,馬聿安說「讓老農與合作社幹事討價還價,本身就是「賦權」(empowerment),透過工作的價值自我實現。」

 

用很多次小考 取代一次大考「差一分努力想及格」

  經營合作社,最重要的是管理契作農產品的品質。馬聿安說,人們都有一種心態「差一分努力想及格」,這就是分級的閥值集中效果。中都農合設定「特優良普」四個級別,農民們彼此有群體動力,產生往好品質靠攏的品質的定錨效果,因此「99%農民都屬於特級」。在生產端的服務創新管理,讓生產者、銷售者,一起扭轉「農業=低階層工作」的錯誤概念。

 

「農業大數據」 科技務農:降低老農工作量 也降低品管成本

  以前,農民每天都要巡田水用「天數計算」農作物的成熟度,品質有很大的差異。為了要幫助老農,減低工作量,中都農合利用「台語版的熟度小手冊」,當成農民與合作社員之間的雙向溝通機制。手冊上是設計精美的色卡,用以判別「葉色濃度」,農民只要用智慧型手機對準色卡與農作物,就能夠清楚的知道目前的的成熟度。下一步,中都農合要運用「農業大數據」,利用空拍機的影像辨識系統,打造「無人機巡田水」的創新科技運用,在美國農田上的飛機是灑農藥,在台灣農田上的無人機是智慧巡田水。

 

創新是創造新的連結,成就新的網絡,這才是社會創新

  創新有很多種,商品、商業模式、解決方案、服務設計⋯⋯等等。我從馬聿安身上學到,重點是非單一事件的創新,創新是創造新的連結,成就新的網絡。用馬聿安自己的話「別說做了新產品叫做創新,而是這個產品,能夠改變原本的結構」,他說「我的小麥,不是要當麥子賣,我們種的是一罐啤酒,一個產業。」

 

 

About Author

About ENSIT

ENSIT 社會創新人才培育網(Empowerment Network for Social Innovation Talents)是教育部「智慧生活創新創業特色大學計畫」辦公室所建立的平臺,提供學生、學校、業師、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等多方交流、學習、諮商、教育訓練、成果發表的整合多元服務,活絡地方創新系統與產業連結。結合跨界專業、育成資源、產官學網絡的主題系統性課程模組,培育掌握地方動態與社會需求的創新創業人才。發掘在地社會創新創業「行動社群」及其網絡形式,探討代表性個案的發展經驗,嘗試融入人才培育機制中,增進地方創新創業的機會與成效。

Pos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