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食機謝昇佑:創新創業怎麼教?帶學生直面不願面對的真相

好食機謝昇佑:創新創業怎麼教?帶學生直面不願面對的真相

2018-01-15
/ / /

文/許嘉寶

圖/范栴綾拍攝

 

  「真正的創業不是紙上談兵,而是賭身家的。我創業的時候,所有的積蓄拿出來還借兩百萬。那一年我三十六歲。你敢不敢?」

  「你們確定要訪問我嗎?」 採訪「好食機」謝昇佑時,他幾次問到。不是不願意分享,而是怕外界不願意知道真相。「我兩年之後把錢全部燒光了。」他說。創業過程中的困難,其實不是資金、靈感,而是結構上真正的困難,勾勒出這件事在創業教育來說是重要的。

 

謝昇佑:我來教創業?我會給學生10萬燒

  「如果是我作這個課,我就會給學生十萬,去創業就算擺地攤都好,但期末結算,帳要做清楚,賠了要真賠錢。體會真實的狀況。」謝昇佑認為,能不能堅持你的理念這件事,不是在課堂上可以考驗得出來的。商場如戰場,當真在戰場上,不只是利益糾結,還影響到生存問題,堅持還能夠找到方法活下來,才是真正的堅持理想,創業過程中有理想與現實,常常會迷失掉。賺錢不容易,要做到賺錢又不忘初衷更難,這比賠錢還困難。

 

搞不清楚現況,社會創新的理念就會停留在倡議,何來創新?

  「我們講的創新是什麼創新?謝昇佑問到。這可以有兩個層面:一是技術,一是觀念。如果沒有新的技術的支撐,很多想要的創新模式,落到了實踐層面時都會因為技術,受到很多限制。但只有技術不夠,還要有觀念。而觀念很抽象,要轉換成服務。之後才可能有模式的創新,然後是產業的創新,才有可能到社會關係的改變(社會創新)。不一定從哪個先開始,一定要去補足這些環節。不然的話,這些社會創新的理念就會停留在倡議。

 

台灣小農的生存之戰

  在台灣做的農業創新平台並不容易。整個結構的問題,從土地政策導致的農地零碎化開始,當農民的耕作面積都在一公頃以下的時候,他很難有好的產值出現,也難以養家活口。華人既有的家族世襲土地觀念又造成土地整合困難度很高。在農村,因為人多及農地小產生許多糾紛,例如鄰田汙染,灌溉水的使用要處理等問題。

  農產品從產地必須集貨再運送到消費地。與商業運輸不同,農產品採下來,他還是活的,還在呼吸作用,很快就會腐爛。所以農產品的運輸比較麻煩,通常有時效性,也最好是單一種類的產品。在理貨、出貨時,小農因沒有自己的理貨的設備,必須要好幾個一起個理貨場。盤商如果全部處理小農,成本會非常高。如此,很小的生產者、零售商、通路、盤商,就很難被整合到供應鏈裡面。

 

好食機店面外觀

 

好食機做小農的通路

  好食機的創辦理念,是希望做一個專業的小生產者的通路。針對小型生產者來設計。創造一個方式讓小的生產者可以得到公平待遇,可以生存的條件。好食機運作的方式,會做農民端的輔導、消費端的社區組織,組織社區和農民形成共存共榮。這裡包括對生產者和農民的教育,對消費者組織的建構。也有做產品加工的運用。

  「我們做的社會創新是在共同購買這塊,但這是沒有想像中的容易和浪漫。牽涉到理貨和運輸怎麼解決,成本,生產者如何管理等等。好時機對生產者來說還是通路,他們也許會支持好時機,但多久?經濟誘因對他們來說還是強的。這是真正的困難。」謝昇佑說。

 

一種創造社會關係的社會創新

  其實這也是整個資本主義社會的問題。整個資本主義的結果就是一個產業要活下來,他就必須不斷的資本增值,不斷擴大。謝昇佑在農業的發展看到這個現象,思考如何找到方法讓這些小的出頭,所以這個社會創新其實就是市場的創新。一個市場表示一組社會關係。謝昇佑認為應當創造一種新的市場模式來創造新的社會關係。這社會關係底下不是來看誰的拳頭比較大,是小跟小之間可以透過合作、分享各種方式讓我們形成一個交換的體系,不再只是以資本為核心形成的不對稱的權力關係。「我認為我們在講的社會創新,在談的就是這一件事—創造一種新的社會關係模式。我認為做得到這點才是社會創新。」

 

About Author

About ENSIT

ENSIT 社會創新人才培育網(Empowerment Network for Social Innovation Talents)是教育部「智慧生活創新創業特色大學計畫」辦公室所建立的平臺,提供學生、學校、業師、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等多方交流、學習、諮商、教育訓練、成果發表的整合多元服務,活絡地方創新系統與產業連結。結合跨界專業、育成資源、產官學網絡的主題系統性課程模組,培育掌握地方動態與社會需求的創新創業人才。發掘在地社會創新創業「行動社群」及其網絡形式,探討代表性個案的發展經驗,嘗試融入人才培育機制中,增進地方創新創業的機會與成效。

Pos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