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養老思維 菩提長青村宛如原初社會

打破養老思維 菩提長青村宛如原初社會

2012-09-10
/ / /

 這裡不是一般人想像中的老人安養機構。走近菩提長青村你會感受到,這是一種生命力量在互助的社區中彼此達到滿足的大家庭。長者們在此居住不需付出任何費用,透過彼此間在日常群體生活中的合作努力,以及在村長「老有所有、夠用就好」的價值觀下,十餘年來長青村嘗試靠自己的力量自給自足,創造出高齡幸福生活的另一種可能性。

 

Discover:九二一地震與地方老人照護

埔里菩提長青村位於南投縣埔里鎮北郊。921大地震後為安置老年災民,政府向台糖承租土地,並透過基督教女青年會(YWCA),以及華僑銀行所有員工一日薪資捐助興建組合屋,使這裡成為一個公、私部門資源結合下完成的社區老人照顧機構。在後續的管理上,則由以志工精神投入長期服務的陳芳姿、王子華夫婦一同經營;歷年的經費來源則包含了:一、透過餐飲、盆栽販賣、手工藝生產等觀光與社區產業的營利收入;二、政府相關補助,例如勞委會多元就業開發方案、林務局的社區林業等;三、慈善團體的捐助與民間小額捐款。

在震災後,菩提長青村展開災區老人以及無家可歸老人的安置計畫,期待透過結合大眾力量,給予老人基本的尊嚴與權利。目前菩提長青村使用的土地面積有0.92公頃,屬台糖所有,由暨南大學以「現況承租」的方式租用。菩提長青村現今工作人員為8位,在89年3月1日啓用後,歷年至今總照顧人數達250人,八年來完全免費照顧。在近幾年經濟的不景氣下,埔里菩提長青村是如何辦到的?另外,傳統的家庭與倫理關係被現今的都市工商業社會打破,面臨前所未有的高齡化社會衝擊,我們應該採取什麼態度來因應?

#在Discover的面向中,強調現象的觀察、了解與問題的蒐集,是一種發散式的問題思考。

 

Define:現行安養機構的反思

當代都市生活使得家庭關係的崩解,小家庭的出現使得原本的孝親行為被安養機構所取代。原本應該享受含飴弄孫、天倫之樂的高齡長輩,在經濟效益與傳統道德的拉扯中,淪為在安養機構中度過晚年的孤獨老人。再者,工商業社會把勞動力作為一種交換價值,透過勞力換取貨幣,然後退休之後可以安養天年,也因此在退休之後也不再想要勞動,或者是這些老年人的勞動不再符合市場上所需求的勞動力,而無用了。但是回歸本質,馬克思曾說過,勞動作為人類存在的本質,本身就具有使用價值,在勞動的過程中創造物質,也感知自己,不需要透過外在的媒介去定義。

在種種的社會衝擊下,安養機構能否存在一種新的形式,重新去界定經濟活動中的生產、交換與分配,適合在高齡社會中的運行模式?並且透過更緊密的內外互動、勞動的過程,達到長者認識自己、肯定自己的可能?

#在Define的面向中,強調問題的系統性、分析性收斂,清楚書寫該個案欲解決的問題。

 

Develop:新思維下的老人照護

「家」的感覺與模式是長青村一直努力營造的。長青村回歸一個「家」最需要的家庭經濟,以及彼此照顧的關係,而不把這裡當成一個照顧的機構。在長青村的生活中,展現出一種濃厚的原初社會、傳統眷村的社區氛圍,回歸人們最基本的生理與心理需求,其他很多的欲望都是可有可無的。

在經營理念上,菩提長青村提出了以下幾點的新概念:

  • 社會福利政策跨領域新思維

  • 老有所用的社區運作思維

  • 非血緣的倫理運用

  • 夠用就好的生活態度

  • 人力資源活化以自力營生

  • 免費的互助社區

  • 跨領域的社會企業模式

長青村發展出一種新的老年生活型態,老伴是一群可以作伴生活的好朋友。村長也希望自己不是管理的角色,而是協助,建立一種平等的家的概念;另外有別於一般的老人安養機構,長青村以長輩的生活為主體,發掘居民長才,把老人視為有能動性的主體,而非全數依賴他人的接受者。這種精神可以從很多例子當中看出:ㄧ、村長夫婦認為這裡是一個家,不應該預設長輩的身體都是有問題,或是體弱多病的,再加上附近已經有醫院,所以廢除村中的醫療室;二、村中不設置無障礙空間,透過必要的運動減緩長輩的生理機能退化,強化自我照顧與彼此互助的能力。

另外,長青村也重視長輩的社會參與與人際互動。一般人的印象可能會以為,只要生理上照顧好長輩就可以,但是卻忘記長輩跟其他人一樣,也有社會互動的需求,也需要不同性質的朋友。長青村本身當然提供了這樣一個增進長輩互動的地方;同時也可以看到,除了當咖啡服務生的活動之外,場地也開放給外面的社團、企業或公部門舉辦活動,佛堂開放給附近社區民眾參與,空置的組合屋也可以提供外來的朋友住宿,讓長青村這個空間不是一個高齡化的單一社群,而是一種多元的聚集。這些都可以增進長輩跟其他人群之間的互動的機會,使長輩並不是孤立的個體,而是鑲嵌在社區或社會內的整體。

#在Develop的面向中,強調解決方案的發想,將構想文字化、確立核心概念,是一種發散式的問題思考。

 

Deliver:長青村的現行模式

長青村在近十二年的運作過程中,從過去的災害臨時老人照顧空間,逐漸凝聚出「老有所用、自立互助」的核心價值,透過培力社區老人運用過去所習得之技能以及習得之新技能,以環境友善的態度投入社區內產業的開發,並將老人所投入之產業開發所得的產值,繼續投入長青村的運作,達到自給自足的老人經濟循環模式。在老有所用的核心概念下,長青村透過讓社區老人投入終身學習及休閒創意產業,進而達到自立更生之運作模式,成為一個適宜長者「生活的地方」。透過這種對高齡化社會的詮釋,村長認為,長青村的社會創新實踐,是一種「緩和的社會改革運動」,可以作為台灣未來老人社會參考的模式。各位不妨可以思考一下,自己未來期待的老年生活,究竟是如何?

#在Deliver的面向中,強調解決方案與概念的評估與驗證,是一種收斂式的成果展現。

 

你也可以這樣做:

  • 探索長輩的能力,除了透過勞動達到自給自足,也可以帶來成就與認同。
  • 除了長輩的生理需求,也要重視人際間互動的心理需求。
  • 思索高齡化社會帶來的衝擊,重新省思適宜的代際關係與老人社會形態

About Author

About ENSIT

ENSIT 社會創新人才培育網(Empowerment Network for Social Innovation Talents)是教育部「智慧生活創新創業特色大學計畫」辦公室所建立的平臺,提供學生、學校、業師、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等多方交流、學習、諮商、教育訓練、成果發表的整合多元服務,活絡地方創新系統與產業連結。結合跨界專業、育成資源、產官學網絡的主題系統性課程模組,培育掌握地方動態與社會需求的創新創業人才。發掘在地社會創新創業「行動社群」及其網絡形式,探討代表性個案的發展經驗,嘗試融入人才培育機制中,增進地方創新創業的機會與成效。

Pos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