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振部落意識 新竹鎮西堡推動社造

復振部落意識 新竹鎮西堡推動社造

2012-09-10
/ / /

簡介

鎮西堡(cinsibu),意為太陽最先照到的地方。是一個位於新竹縣尖石鄉後山秀巒村的泰雅族部落,部落約有25戶200餘人。過去的鎮西堡因交通的隔絕而保有相對完整的泰雅族文化,但也因此導致部落的農業產品經常無法在成本範圍內銷售至平地,居民多數面臨經濟壓力,也進而影響居民健康權,被排除於全民健保體系之外。1998年因媒體報導而陰錯陽差的開始發展觀光後,從原先不起眼的小村變成觀光重鎮,部落鉅變,卻也引發各式各樣的問題:資本主義強勢入侵共產式微型經濟體、傳統規範與價值瓦解、部落內部為競奪資源而產生嫌隙、外部力量亦加入資源競奪之行列、…。1999年底,曾任新竹縣議員的當地族人阿棟牧師回到部落成立「新竹縣泰雅爾族部落永續發展協會」,開始投入鎮西堡地區文化復振、部落青少年教育、產業維護與升級、發展生態永續自主性觀光、社區意識重建等工作。

 

部落地圖:

一、交通的阻塞與文化的保存:部落的困境與希望

沿著環山蜿蜒似無盡頭越縮越小的公路,一直開到柏油路的終點換上泥巴搭配水窪石頭之道,路上時而起霧伸手不見五指、時而輪胎捲起碎石直落深不見底之山谷、時而將車靠至山壁以會對向來車,經過數個部落與村莊、數座橋樑數個山頭,從竹東到尖石,再從尖石的前山到後山,鎮西堡的入口意象終於出現在面前。將近3小時的車程在高速化公路與高速化鐵路的當代台灣,便可知道鎮西堡地理環境上之隔絕。

認知中屬於山嶺的民族如鄒族布農族泰雅族,相較於屬於海洋的達悟族阿美族,一趟鎮西堡路程可真是對山岳體會的徹底。平地原住民因為地理位置,與漢民族直接交會衝突貿易通婚,資訊資本權力進入部落容易,但文化卻瀕臨解體走向黃昏、甚至死亡,廣泛的西部平原平埔族即是一例;高山原住民地處「偏遠」(這是以平地為中心的觀點)交通匱乏,「發展」(這是以工業革命以來,資本主義經濟增長為目標之發展)不易,卻在某種程度上能保有較多的文化自主與自然資源(鎮西堡山區保有台灣山林自日治時期以來少被大量砍罰的檜木林);當然海洋蘭嶼因軍事封鎖、政治隔離與交通阻礙而保有更多達悟海洋文化,是為特例。這是「發展」論述恆久的爭辯。

電影賽德克巴萊中之霧社蕃(tykdaya)賽德克(seediq)人文化核心意涵gaya,其實存在於整個泛泰雅族(指泰雅亞族、賽德克亞族,及人類學分類賽德克底下之太魯閣族與其他亞群[1])信仰系統裡,不過在泰雅爾族(tayal)這邊叫做gaga。一個gaga組織共享一個共同的規範,是整個文化群體遵守的價值體系與世界觀。日本人為統治目的將不同的gaga團遷到同一部落,造成一個部落可能有數個gaga團,或者三五位頭人,瓦解了原有的緊密規範組織。這也是現今多數原住民部落共同的特點,例如貴族制的排灣族部落,頭目家族可能被分散到各小部落,藉以瓦解其勢力。除了不同祭團被強迫共居的問題外,泰雅人還普遍面臨gaga的瓦解,部落人(特別是年輕一代)不再受制於gaga之規範。瓦解的力量一方面是主流漢文化與資本主義錢幣邏輯入侵;另一方面則來自教會(教會進部落是一個負責且龐大的問題,且教會同時兼具了保存傳統文化與破壞傳統文化兩個面向)。當傳統的規範約束機制瓦解,新的約束力量又在此時交會,部落的社會問題因而紛紛出現。

 

二、「發現」鎮西堡:觀光的開始

1998年12月18日中國時報旅遊版報導了關於鎮西堡部落的原始檜木林自然景觀,以及鎮西堡的人文特色(想像式的),使得鎮西堡幾乎在一夕之間成為著名旅遊景點,詢問與訂房電話快速湧上這個人口不及200之小部落。初期部落未有任何民宿,僅能靠教會教堂的空房接宿。但「旅遊」突然發生後,原先務農的居民瞬間變成民宿老闆,紛紛蓋起與平地無異的鋼骨結構民宿建築,沒有任何的緩衝與學習的機會。部落更未形成任何共識、組織,純粹就是先滿足熱錢(遊客)的湧進再說。

這樣的結果導致大量的觀光客帶著對異文化獵奇的浪漫想像進入部落,民宿老闆們為了「滿足」觀光客的需求,紛紛開始賣酒、開設卡拉OK設備。於是,原本寧靜隨著太陽月亮升降作息的部落,變成配合這些有消費能力的都市中產階級徹夜通宵飲酒唱歌,資本經濟因國家行政力與政治強勢介入小的共產式的經濟體系,部落居民開始資本主義邏輯錢財的競奪,從原先共有共享的生活型態轉向自利的功利心態,部落向心力漸漸瓦解,而部落裡沒有任何公權力擋得住價值觀的瓦解以及隨之而來的社會問題。

另外,早年鎮西堡與旁邊的新光部落是一共同生活圈,兩地生活交通條件類似,也因為其經濟作物(高冷蔬菜、水果等)的販賣成本經常因道路坍塌而中斷或提高成本,又這主要的經濟來源幾乎是所有家庭的全部收入,氣候直接間接導致收入不穩定,不穩定便無法定期繳納健保費用,因此部落許多人因而被排除在全民健保體系之外。

 

三、部落意識的重建:由教會所主導到社區發展協會的社區工作

不過鎮西堡卻也有潛在的社區意識。深入部落的長老教會在此狀況下展開部落的凝聚,包含環境美化、生態保育與社區公共事務等,因此在台灣文建會開始社造工作之前,鎮西堡就已有以教會為中心的社區意識雛形,其中阿棟‧優帕司(atung‧yupas[2])牧師便是一代表。

阿棟‧優帕司於花蓮玉山神學院就學期間就開始積極參與原住民民族自覺的各項運動,台南神學院碩士畢業後便以一個牧師的身份回到新竹參選尖石鄉鄉長(落選),並於四年後再次參選縣議員才選上。但他從不把自己定位為一個部落的領導者,他提到泛泰雅族社會原本就「頭人」(頭人依照個人的領導能力而非世襲)制度存在,傳統部落頭人公推成為頭目,但現代社會的代表人(鄉長、村里長)必須經過選舉,又因為台灣的選舉制度加上生態,導致選出來的人都只為政黨或派系服務,並非由鄉里的需求出發,因而造成部落權力的落差與衝突。作為非傳統頭人的阿棟牧師認為,現在的社區(部落)工作應該讓全部落居民都有知的權力(知識的解放),讓全體參與者一併成長,並認同該社區工作。因此現代泰雅社會的領導者不能太求個人表現及個人作風,應將自己在社區工作的角色放輕,力求整體與團隊合作。

由於80年代台灣社會開始的原住民運動都是以泛族群的模式在推動,組織如「原住民權力促進會」多是原住民知識份子及菁英的參與,一般原住民群眾並無深刻的體會與認知;因此阿棟牧師回到鎮西堡推動的社區工作一開始,就希望以在地的群眾為起點,由都市的群眾運動回到部落,主要以文化傳承、文化採集的立場出發,將母語、織布、…等文化工作在地方落實,這一方面當然也解決了臺灣社造運動多由漢人主導規劃,但卻不夠瞭解原住民文化邏輯的問題、亦無法將知識轉譯成可根植於原住民社區之轉動因子。阿棟牧師所推動的鎮西堡社區工作主要有幾個項目:

(一)在地方實行人才培育的工作:希望部落的孩子離鄉在外地學習不同的知識(例如外文、科技…人才)後,後能夠回到部落,在地就業,重建並改善社區,在週休二日的時候提供給遊客享用,但主體仍是部落自身,能夠決定我們自己環境的改善、生活規範。並且期望能在此中找到可用的資源。

(二)推動泰雅族民族會議:重建過去泰雅族各部落之共同會議,帶領各部落去解決其需求;並希望能以泰雅族的語言(泰雅族沒有文字,可以用羅馬拼音)發行部落社區刊物,可以是類似教會中的週報,建立起部落中資訊的傳達管道。

(三)農產品的販售與行銷工作:引進新的農作物,並與平地朋友建立農產品直銷體系、成立行銷團隊;也改善竹東製鎮西堡的交通況狀,如改善景平大橋使得從竹東到鎮西堡原先四個多小時的車程,縮短為兩個多小時;改善鎮西堡地區原住民生活、醫療品質,並滿足了這些最基本的條件後,才能進一步推動社區甚至族群性層次的其他問題。

(四)河川保育與護溪:過去有居民在鎮西堡塔克金溪毒魚、電魚,也有居民帶遊客參與。阿棟牧師於1996年發起護溪工作,聘請部落獵人巡邏河川。主要是希望恢復過去部落共有的生活場域與型態。透過對社區土地的保護工作展開部落居民的社區意識。

(五)成立部落托兒所:主要針對學齡前學童,協助部落內單親與隔代教養養護與教育孩童。

鎮西堡教會肩負起一開始社區工作推動與部落意識重建的重要推手,而後鎮西堡部落於1999年更成立了「泰雅爾族部落永續發展協會」,接續教會推動相關工作。發展協會的成立更進一步凝聚了鎮西堡的部落意識,其推動的工作主要為下:

(一)開始走出部落,與其他原住民地區類似個案作交流:曾兩次至阿里山達娜伊谷生態保育園區觀摩,交流護溪與保育之經驗;也至鄰近的茶山部落學習社區公園化營造之成果。

(二)申請內政部原住民青少年認養輔導專案:內容以家庭訪視、親職教育、課業輔導及營會為主。

(三)申請新竹縣社區總體營造試點計畫:目前已經有泰雅族婦女傳統編
織種子教師班與男子傳統手工藝竹籐編織班、青少年生態解說員初級班。

(四)開辦社區營造相關課程:邀請原住民及漢人社區工作者、文化、生
態工作者至數個部落講課,交流經驗,並以社區營造錄影帶進行小型的社區討論及凝聚社區共識。

(五)推動新光、鎮西堡二鄰社區會議:做成設置檜木群關卡管理遊客及破壞護溪部落公約者罰款的決議,並爭取新竹區扶輪社捐贈 24 萬元河川保育經費。

(六)進行部落自然資源,動植物林相調查:目前已整理出鎮西堡植物、蕨類初期調查報告書,正在翻譯為雙語,作為將來社區生態講習教材。

並且擬定下一階段的社區工作計畫:

(一)開辦社區電腦教學縮短部落與外界資訊的差距:籌設網站,籌組管理團隊,進行技術交接;網站之目的在於部落訊息的傳遞、文化交流、連結社會資源,並藉以行銷農產品及工藝品。

(二)培育部落青少年生態解說員:加入地方文史及國家公園解說訓練。

(三)發行社區報及電子報:持續進行社區營造說明會及討論會,凝聚社區共識,在農閒時期將再安排部落居民到其他社區實地觀摩與交流。

(四)重新規劃鎮西堡教會空間:希望增設視聽中心,並為幼兒園籌募幼教器具及書籍。

(五)重建泰雅族傳統穀倉及瞭望台:形成部落地標與精神象徵。

(六)山各部落老人口述歷史的記錄與整理,以及泰崗部落百歲紋面老人的影像紀錄。

(七)籌設部落學院:希望仿造社區大學的模式,進行部落內小型的「希望工程」,自己來辦學。

 

四、新的挑戰與新的解決:資源的競奪

鎮西堡社區發展協會的案例成功後,竹東地區旅遊業者開始覬覦鎮西堡的觀光資源,紛紛在山下打出「一日套裝行程」,舉凡交通、食宿、導覽全部一手包辦,將觀光資源與利益一手攬下,甚至明說暗訪說服遊客不必留在山上過夜。對於一般外地遊客來說,其實並不在乎誰載他們上去、吃什麼住哪裡(有好吃的住得好就好了)、誰導覽神木群(有人帶就好了)。除此之外,客家商人在隔壁新光部落開的雜貨店與民宿,因不遵守部落公約,削價競爭,甚至配合竹東旅遊業者形成共利結構,導致部落多數民宿生意受到影響。甚至,不顧文化主體性,竟賣起由平地批發而來之「原住民工藝品」,工廠成本低廉,根本不是部落手工創作可以抵抗的。

另外,許多平日習慣呼朋引伴或獨自登山的旅客,也將此種觀光習慣帶至鎮西堡,紛紛帶著帳棚上山,離開後留下食物與垃圾,甚至將登山步道結滿登山隊伍彩帶標誌,我認為這是「發現者」對於異地征服之習慣,此舉造成樹木死亡,破壞生態與部落文化。

這種缺乏與當地人互動的旅遊方式,幾乎斷了鎮西堡發展觀光組織之後路,進入部落停留住宿的遊客銳減,影響收入以及進一步的產業維護工作。或許旅遊業者可以辯稱在自由市場底下的旅遊行業應該開放競爭,但對於部落來說,一來自然資源位於其傳統領域內,應有其主導權或優先權(然而這缺乏原住民自治區及其相關法源作為其法理後盾),不應被壟斷;二來旅遊業者挾著優勢的政治經濟支援,不論在成本、效益與組織上都不是部落可以抗衡的。

為了遊客遺留垃圾造成的環境問題,鎮西堡居民開始發動「淨山」活動,輪流上山撿拾遊客留下來的垃圾,此舉也同時凝聚了部落土地共有共管的意識。我曾經聽過一位卑南族長者形容,過去四〇、五〇年代每當颱風來襲釀成災害,卻也是部落最團結的時刻,部落會由村長或頭目家發起,群起至斷掉的聯外道路,大家一起搬走被颱風吹倒的樹枝、清除洪水帶來的大量淤泥、移走橫擺眼前的大小石頭…,再回到部落內協助恢復部落原樣…。描述此時,我看見該為長者眼眶中泛著懷念的淚光;可是,當台灣社會逐漸開放,部落也走向金錢交易邏輯後,常可以看見一個小颱風造成的小坍方卻許久沒有人(或單位)前來處理,常常要等到政府鄉公所終於想到這個小部落,才有怪手進駐處理,部落變得現實且利益。然而不管是達娜伊谷的護溪護魚、鎮西堡的淨山,都是部落意識的提升,社區工作開始走向反思,觀光收入的盈餘並非全數分配給家戶所得,而將固定數量交由社區發展協會運用,統籌於部落一步一步的營造與共同管理,如此才能確保天然資源的永續利用,以及部落工作的持續推展。

 

五、下一步是什麼?

整個原住民族各自面臨著不同地域性的問題,但其實原住民所面臨的是一個共同的民族性層面問題:自治區無法有效推動、原基法位階無法提高或落實,才是原住民在社會經濟議題上普遍受到宰制之因。阿棟牧師在鎮西堡的地域性問題開始獲得一定程度上的解決後,開始嘗試向外連結其他類似原住民社群,將其推動的泰爾雅民族議會拉高層級向外尋求合作與連結,與其他族群的民族議會共同談論如何推動泛原住民權力。

 

小結:鎮西堡的社會企業與精神

原住民所面臨的社會問題除了一般性的老、殘、病、貧窮、被剝削、農業、教育、資源…等問題外,其實背後主要的癥結還是民族問題。民族問題的來源除了長期以來被主流社會歧視與商業利用外,還有即是國家機器以可見的與不可見的政策,不停歇地在同化這異民族,當族群文化走向同化,那意即整個族群步入死亡。

所以一個民族問題,並不能以一般的社會問題來看待,更不能以單純經濟面向來解決。鎮西堡其實就如同廣泛的每個原住民部落、每個原住民社區發展協會一樣,面臨著文化崩解這無法抵抗的洪流。而阿棟牧師在這洪流之中,試圖透過發展自主觀光、社區自主團體、文化復振、社區共管等工作,來凝聚社區部落自主意識、搶救快速流逝的文化,這之間當然也藉由觀光的收益,順道解決了經濟、教育等其它問題。

[1]詳見延伸閱讀:人類學上泛泰雅族的分類。

[2]詳見延伸閱讀:泛泰雅族的命名方式。

 

延伸閱讀
1. 原住民社區普遍性問題

    傳統文化價值喪失
    部落工作機會少生存不易,青壯年人口流失
    發展協會與教會林立,造成部落居民的分裂

2. 其他類似部落案例

     斯馬庫斯達娜伊谷


3. 
鎮西堡部落影音 
http://ppt.cc/ZCTc

 

參考文獻

劉銘昶(2011)。臺灣發展山岳生態旅遊之研究-以鎮西堡部落為例(碩士論文)。取自http://ndltd.ncl.edu.tw/cgi-bin/gs32/gsweb.cgi?o=dnclcdr&s=id=%22099HWC07742005%22.&searchmode=basic

蕭喻文(2007)。原住民經濟變遷與觀光資源的自主治理-以新光、鎮西堡民宿事業發展為例(碩士論文)。取自http://ndltd.ncl.edu.tw/cgi-bin/gs32/gsweb.cgi?o=dnclcdr&s=id=%22095NCCU5100008%22.&searchmode=basic

蘇霈蓉(2006)。山地社區在自然資源管理的角色~以新竹縣尖石鄉司馬庫斯、鎮西堡及新光部落為例~(碩士論文)。取自http://ndltd.ncl.edu.tw/cgi-bin/gs32/gsweb.cgi?o=dnclcdr&s=id=%22094CCU05227010%22.&searchmode=basic

楊弘任(2007)。《社區如何動起來?》新北市:左岸。

 

 

 

About Author

About ENSIT

ENSIT 社會創新人才培育網(Empowerment Network for Social Innovation Talents)是教育部「智慧生活創新創業特色大學計畫」辦公室所建立的平臺,提供學生、學校、業師、社會企業、非營利組織等多方交流、學習、諮商、教育訓練、成果發表的整合多元服務,活絡地方創新系統與產業連結。結合跨界專業、育成資源、產官學網絡的主題系統性課程模組,培育掌握地方動態與社會需求的創新創業人才。發掘在地社會創新創業「行動社群」及其網絡形式,探討代表性個案的發展經驗,嘗試融入人才培育機制中,增進地方創新創業的機會與成效。

Pos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